女贞树网

女贞树的独白:人间最美是乡村

      编辑:女贞       来源:女贞树网
 

不知是谁剪去了你硕大的树冠,让你低到尘埃,委身在小草身旁。好在阳光会公平的对待每一个手无寸铁的生命,几度春风吹过,在初夏来临之际,我还是看到了瘦弱的青枝上绽开了蓓蕾。

窗前的女贞树花开

阳光晴好的日子,我喜欢在落地窗前看书或写字,一边悄悄关注你到底会开出怎样的芬芳。几遍日光轻抚,几回雨露滋润,终于等到你次第绽放了。星星点点的花瓣,宛如米粒,粉白粉白的,干净得像初生的婴儿。淡淡花香不时的飘进房间,让午睡的人总是会做上清甜的梦,我总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你,于是,在久远的时光里打捞你的影子,终于,我认出了你一一一女贞花。

粗壮的女贞树

曾经在乡下的老屋,父亲在院墙外种过一棵女贞树,但不是今天看到的这样一团景观植物,它树干挺拔,树冠硕大如遮阳蓬。今日,若不是细细碎碎的小花,打开了我记忆的阀门,每天来来去去,我一直不曾留意这是什么植物,反正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有很多,带着眼睛欣赏是我的一惯风格。没想到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谁知道,植物界也有江湖,也有丛林法则。今日相逢,你不是以一棵大树的姿态在我面前威武,也没有和名木一起并肩彰显华贵,而是被园林师傅修剪成矮锉的风景树,卑微的立在窗前,久久让我没有认出你来。

修剪成各种造型的女贞树

当年,在家乡的荒野,你一定非常向往过城市的繁华,却不知,进城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。你无法任由自己肆意的生长,你的命运一直被人左右,那反复修剪的身体,早已摧毁了你要长成参天大树的初心,和白云嬉闹更是你不敢奢侈的梦想。你被孩子们好奇的打扰,就连猫狗都对你毫无顾忌的捉弄,你还得屈辱的忍受着小草的嘲笑,孤独落寞如潮水漫过心间。想到人各有命,树也有宿命,“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”从来放任四海而皆准。

女贞枝头的小鸟

因你的矮小,鸟儿不敢在你的枝桠间做窝,它也不再为你唱甜美的歌,尽管你对它的迷恋从未减少。夜晚来临时,你纠结得流下了伤心的泪,你不想像个花瓶似的供人欣赏,挤挤挨挨的成为大树的陪衬。你已厌倦了城市的暗流与争逐,开始思念那个任你野蛮生长的乡村,那里没有江湖,没有命运的大手将自己牢牢掌控。人们忙时农事闲时家长,好脾气的过日子,没人关注你是栋梁之材,还是长成了歪脖子树。一头耕牛常常栓在你的身旁,缠着你给它挠痒痒,或听你说一段事关自己的爱情童话……岁月悠悠,然后在时光深处,你们都活成了一幅古画。

裁剪的女贞篱花园

乡里的村民不需要横刀立马的英雄,也无人在意你的理想,更不会在你身上随便砍伐。他们只喜欢在你的绿荫下乘凉,没有算计,没有心眼,没有欲壑难填,没有算盘珠子拨得啪啪响,舍与得都安分守己。时间走得很慢,幸福像一场雪,在心上久久的下。

作者:严云秀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